菲华娱乐登录 ★菲华娱乐 时间:2013-09-22 22:00 浏览: 努力统计中... 优美文章

“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。”自古文人墨客总喜提壶畅饮,在酒酣之际即席挥毫,喷薄出无数流芳千古的旷世名章。或许是“一醉解千愁”,亦许是“酒入愁肠愁更愁”,至今也没有一个确切的答案,只知抑压于心中的忧喜愁乐皆在清酒穿肠后豁然尽现,这便是醉了。

也许醉后的世界与醒时不尽相似,在迷离间一切哀愁如过眼云烟,消散在美酒化作的晨曦中。谪仙人李白在热酒下肠后衣袂当风,茕立轻舟,挥笔写下“且就洞庭赊月色,将船买酒白云边”的恍然若仙;在痛饮千石后按剑而起,慨然高歌,泼墨书下“我且为君捶碎黄鹤楼,君亦为我倒却鹦鹉洲”的傲岸恣肆,也就是醉后,李太白才将凌绝尘世的仙风傲骨恣意彰现。酒犹如腾空万里的筋斗云,将青莲居士送上云端,步往蓬莱。虽然李白心中深埋这不为人知的忧愁与牵挂,但在酒醉尔后,更多的是一种豁达,一种洒脱与一种不羁,这大抵也是李白衷于畅饮的原因之一吧。况且在摄人心魄的醇香之中灵感一倾而出,随他流云聚散天地仓皇,只要美酒在怀,觥筹交错间便可笔落诗成,留下令我们也为之倾醉的绝唱。

有人说,“中华五千年的一壶名酒,一半被李太白抒发诗性干下了,而另一半则被魏晋浪子们就着寒食一饮而空。”我想,倘若说李白的心是随酒下肠而变得火热,那么魏晋浪子的心大抵就是被酒夺去温度了。

魏晋是个对于文人而言高度恐怖的时代,为了避免卷入政治漩涡,浪子们放浪形骸,终日匿藏于山林埋头于玄学之说。但终究是残存儒心,立志报国的理想却无法实现,在竹林间豪饮之时内心的愤懑与苦闷便随酒香溢出,无处可藏。无论醒时是如何的狂狷不羁,卓行独立,一旦醉后,便被迫直面现实。郁郁不得志啊,但所做一切都是徒劳无功——于是浪子将醉后无法抑制的悲哀通过行动发泄而去,正如阮籍哭穷途,刘伶以天地为衣裈。这就是他们醉后的世界,不达蓬莱,只是你惘怅若失般在一片弥雾森林中迷途,偶尔看见一缕晨曦透过密林倾下,在欣喜若狂中倏尔消逝。皆是醉,却有天壤之别。魏晋时期名士们为医治鼠疫均惯食寒食散,并往往以酒送服。在这种毒品的催发下,大抵他们的醉只是迷失心神罢——但这却也是他们在无边黑暗中所能紧握的唯一的稻草,毕竟那时的绝望,我们是很难切身体会的。罢!权且将仅存的理性交给杜康罢!

但我相信泱泱华夏的琼浆仍是存下了不少以流于后世。唐寅盛了一盏在桃花前放声高歌,欧阳修取了一坛到亭下与众同乐,他们也都醉了,醉在各自的情怀中恨不再醒。若问历来的迁客骚人文人墨客为何都醉了,欧阳修会答你:“醉翁之意不在酒。”

然,那便拿起书卷,让我也共醉一场。

请点击更多的优美文章欣赏

欢迎投稿,注册登录 [已登录? 马上投稿]

网友点评

您的评论是对作者最大的支持!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友情提示: 登录后发表评论,可以直接从评论中的用户名进入您的个人空间,让更多网友认识您。

优美文章-菲华娱乐

读者文摘-菲华娱乐